就一直纠缠…后来师傅没办法,叫翻译下山买了啤酒,叫她喝醉,等于叫她自己先撒手,看有用吗…结果一瓶啤酒下肚,她就醉了。然后师傅才把俩婴灵请到芭蕉卷里…
到了别墅,我朋友扶麻将妹下车,我就收拾东西,拿芭蕉卷。其中一个芭蕉卷外面的白线掉下来了,我也没在意,又随手套上去了。在泰国开车是右舵,我总习惯开车时把左腿盘在座位上,很不淑女的姿势,可能是膝盖碰掉的。
后来晚上发生的灵异的事情,不知道跟这个线脱落有木有关系…
 
 
芭蕉卷就是这种了,不太大,外面缠了两圈白线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进家就把芭蕉卷顺手放客厅的柜子上了。
麻将妹因为喝大了,直接睡觉去了。
我们几个就墨迹墨迹到半夜才睡。
别墅虽然很大,但是只有两个房间,一个客厅。
我跟L妹睡一屋,房间里有单独卫生间,
这个卫生间也就是晚上我和L妹用一下,别人不会进来用的。
客厅还有一个卫生间,一般大家都是用这个的。
另一个女生朋友跟麻将妹睡一屋。
他们睡的那个房间外面就是院子,和杂物间。
那个男生自己睡客厅沙发。
芭蕉卷放在男生睡觉的沙发旁边柜子上。
我睡眠不好,睡前要吃一种安神的药。
吃了这个药之后就可以睡的跟猪一样了。
半夜的时候,
L妹从后面抱着我,把我摇醒了,哭着喊我,你快醒醒,快醒醒,有鬼有鬼。
我困的不要不要的。
我迷迷糊糊的说,开什么玩笑,快睡觉。
她继续哭着说,真的真的,那个鬼冲马桶去了,还冲了好几遍。
他还揪我头发,就是这样揪的。
说着她用两个手指捏着我头顶的发根,用力拽了拽。
我说没事,有我在呢,别害怕,赶紧睡觉吧。
看到这里,你们肯定会问我,你咋不怕啊。。。
唉,我经历过的灵异事件太多了,见怪不怪了。
以后也会在帖子里818的。
再说,我的眼又不是阴阳眼,看不到就不怕。
她还是一个劲的哭,死死的抱着我。
我都感觉到她在发抖了。
我说你要是害怕你就把谁(那个男生朋友,一开始忘记起名字了,叫他Y吧)叫来睡觉吧。
她白天和Y闹点小矛盾,互相不理了。
但是那晚她很勇敢的开灯,
走到门口,对着沙发喊,“Y,你快进来陪我睡觉,我害怕。”